一碗凉皮,改变美国外卖行业?中国博士的圣地_北京28微信群
一碗凉皮,改变美国外卖行业?中国博士的圣地
分类:创业故事 热度:

原创 李彤炜 猎云网

一碗凉皮,改变美国外卖行业?中国博士的圣地

一碗凉皮,改变美国外卖行业?中国博士的圣地

“我的商业模式是有竞争力的,HungryUS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享受这个过程令我感到幸福。”
文丨猎云网 ID:ilieyun
作者丨李彤炜
Zack给猎云网分享了一篇文章《美团凭什么》,细数王兴在一次次战争中的起落浮沉。他欣赏王兴做的一项决策,2012年,当对手们烧钱扩张时,美团维持在94个城市,把钱用来搞服务。Zack说,“这在现在看没什么问题,但当时还是蛮艰难的。”
这个在美国完成八年博士生涯、进入高通工作的小伙子,是美国创业公司HungryUS的创始人。师弟小胖已是中山大学的博导,他说,“我觉得师兄他一直希望按自己的想法去实现一些事情。”
Zack发现,舒适圈是他不喜欢呆的地方。8年硕博生涯、工作、创业,每一次都像是大山,但翻过去后,便发现那曾经的座座大山已不再险峻,因为总有更大的山在前面等着他。
HungryUS如今在圣地亚哥的华人圈中家喻户晓,它通过自创的自组式蜂窝网络配送框架,提供一单拼多餐厅订餐、免运费的食品递送服务。这也是Zack自创的、一种能够在美国实现的商业模式。
免运费,能拼单
2015年初,Zack结束了8年硕博连读生涯。看着师弟回中山大学当了老师,师兄进入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继续深造,其他同门,有的去了微软,有的拿到了Facebook的offer。Zack在高校研究与公司工程师之间没有徘徊,毫不犹豫选择了高通。他拒掉硅谷及一些地方高科技公司的原因是,想去一个稍微舒适的环境。
高通就是那个几次刷屏朋友圈文章中的公司,主题一般包括,高通引领5G变革,智能手机只能采用高通芯片和技术......《财富》杂志最新发布的“改变世界的企业”榜单中,高通位居榜首。这个全球领先的科技巨头坐落在加州的海岸线城市San Diego(圣地亚哥),风景秀丽,日光倾城,全年温暖。这里比不上硅谷和纽约的高消费,也没有北上深杭的高强度。
Zack作为主任工程师,在圣地亚哥生活稳定,薪资良好,一些年长的同事已经住着豪宅,老婆、孩子、年假,好不惬意。他却开始不太喜欢这种之前想要的舒适环境,“我听他们聊孩子上学什么的,感觉没什么共同话题,想去硅谷那样快节奏、创业氛围浓厚的地方了。”但所接触到的事物、学到的东西,都无法让他离开。
创业灵感来源于一碗西安凉皮。一天中午,Zack让办公室的同事兼同门师兄帮忙带饭,师兄带回一碗西安凉皮。他喜出望外,很长时间以来,公司周边单一的、偏西餐式饭菜让他毫无兴趣,远在天边的中餐厅短时间内去不了,高递送费又不想天天订外卖,吃饭变成一件头疼的事。
许久没吃过家乡味道的他至今还记得那碗凉皮带给他的愉悦,“工作忙,吃得好别提多重要了。”打开点餐App,选一选,美食半小时之内到达家门口,有时候,餐厅搞搞折扣,外卖平台做做优惠,比堂食都能便宜不少,外卖小哥骑着电驴不间断地穿行于城市中,这在中国司空见惯,再平常不过。美国作为科技发展的龙头老大,却跟国内的即送即达相比,有一定差距。
其原因在于两方面。第一,美国的城市布局与中国并不一样,国内的CBD下面有餐饮、娱乐等场所,但在美国,地广人稀,商业区、住宅区、消费区相对分离。中午若想去餐厅吃饭,必须开车,甚至还需走高速;第二,美国人力成本高,外派配送员的时薪需要达到13美元甚至更高,递送费用平均收取5美元以上,小费支出也不低,加起来比餐费贵都属正常之事。
Zack问师兄,“你的凉皮从哪儿弄得”?师兄说,“这是一家专门做凉皮的,拿来咱们这儿卖,我看好多人都订。”他想:看来大家都有这个需求,中国餐厅过来的东西很受欢迎,为什么我不能帮助大家解决这个需求呢?
问了身边几个同事后,他跟师兄讨论,大家不能常订外卖的原因无非是两点,一、递送时间过长,至少需要一小时;二、递送费用太高,配送费加小费甚至超过饭食费。在圣地亚哥的高通总部,大致有1万多员工,华人就占据几千人。华人群体基本上都想时不时吃到中餐,而很多外国人也很喜欢不同样式的餐饭。他开始研究,怎么满足高通这一部分人的切实需求。
怎么能够做到准时递送,还免运费?他思考这个问题。
最后想到的办法是并行取餐与并行送餐。传统意义上,餐厅每1单要接待1次,100单需接待100次,因为送餐员要取100次,所以送餐员也不会相互之间协同合作。这在中国没什么问题,但在美国,高人力成本、远距离的情况下,就会相应地增加成本。
通过算法优化,HungryUS瞄准生活相对规律、有固定订餐需求的用户。App采用预订模式,给用户20小时订餐时间。每天下午2点到第二天的10点45预订午餐,送餐时间为中午12点到1点;挑选、预订晚餐的时间则是晚上8点到第二天下午4点45,送餐时间在下午6点到7点。
他向猎云网解释,“统筹学里一种合理安排时间的方法用到数据处理中,就是希望相互依赖的一些数据同时处理,这样可以节约大量时间;空间上可能需要消耗更多,是一种空间换时间的做法。司机相当于我们的空间,多个司机并行取餐和送餐,一个司机取5--8个餐厅,再递送多个送餐点组成一条线路,协同作战达到最大效率。”
为什么可以免运费?因为这样的模式所需成本较低,通过算法优化好线路,只要餐厅的少量抽成便可保障公司正常运转。
那时的外卖界,风起云涌。国内,美团2015年上线美团外卖,10月合并大众点评,成为行业独角兽;16年初,融资33亿美元,创下全球范围内最大的O2O领域融资;12月25日,宣布订单量突破900万。也是在2016年末,饿了么开始一场声势浩大的“冬季战役”:高额补贴、冲GMV、从竞争对手挖人,一系列动作烧钱无数,却效果不佳,市场占有率开始被对手甩开。2017年,美团成为最大的本地生活服务平台,数百万外卖骑手连接着商户与消费者。
美国的外卖市场,也早已巨头林立。外卖配送业有四大巨头:Doordash、Grubhub、Urber Eats和Postmates,这些外卖公司像有线电视公司一样分出了各自专属地区,Grubhub统治了纽约,Doordash在休斯顿与达拉斯的销量占一半之多,Urber Eats在迈阿密和亚特兰大都很吃香。
Zack所构想的商业模式与这些O2O平台不同。它免运费,支持多家餐厅拼单订餐,这样的实惠逐步散发出光芒。同公司的员工Bob说,“一开始说免运费我还以为是假的呢,在美国怎么可能做到免运费,它真正地给到了我们实惠。”
如今,HungryUS已成为圣地亚哥华人群体中家喻户晓的送餐公司。圣地亚哥的中餐厅有40多家,其合作范围基本做到了全覆盖,业务也从刚开始的圣地亚哥扩展到了洛杉矶、尔湾,在三个城市发展迅速。
圣地亚哥的滋味村餐厅是和HungryUS合作的第一批餐厅,这是一家人尽皆知的经典川菜馆,老板陈生说,“HungryUS很为我们商户考虑,与他合作划算,返点比其他几家低。而且一次性取餐方便,我们不需要接待那么多次外卖员,做饭的时间能利用非高峰期。”这家餐厅通过与HungryUS合作,每年多出来的纯利润相当于几个月堂食所赚的钱。
上一篇:新疆阿合奇县:“一家人驿站”里的创业故事 下一篇:看不见的人生也精彩——盲人蒋开均的创业故事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