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扣式”销售成潜规则 如何治医药领域贿赂顽疾?_北京28微信群
“回扣式”销售成潜规则 如何治医药领域贿赂顽疾?
分类:新闻资讯 热度:

  观察 | 如何治理医药领域贿赂顽疾

  多方联手 受贿行贿一起查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代江兵

“回扣式”销售成潜规则 如何治医药领域贿赂顽疾?

  浙江省浦江县纪委监委聚焦整治医药领域不正之风和腐败问题,通过实地走访、查阅资料、个别谈话等内容,深入排查医药领域贿赂方面问题线索。图为该县纪委监委干部在浙大一院浦江分院了解临床药品使用情况。洪小岚 摄

  近日,浙江省丽水市中心医院原麻醉科主任雷李培因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7年。判决书显示,雷李培利用职务之便,在药品、医疗器械及耗材的引进和使用过程中,收受新晨医药等医药企业回扣共计332万元归个人使用。记者梳理发现,今年以来,重庆市黔江中心医院、山东省烟台市莱山区第一人民医院等多家医院的院长、主任、医生等因收受药企贿赂而受到党纪国法惩处。

  如何治理医药领域行贿受贿顽疾?记者为此采访了多位医生、医药代表、卫健委干部和纪检监察干部等。

  行贿手段日趋隐蔽,“回扣式”销售成潜规则

  收回扣、拿提成、感谢费,短短5年间,雷李培就收受医药公司贿赂超过300万元……随着案件细节的曝光,药企的灰色营销手法也逐渐浮出水面。

  从近年来查处的案例看,医药领域行贿手段呈现出花样翻新、次数频繁、金额巨大等特点。记者调查发现,在一些地区,药品“回扣式”销售成了公开的秘密,产品的回扣比例都是提前谈好的。有医药代表坦言:“用药品价格45%左右的回扣,招揽在医院有关系的二级代理商打开销售渠道。”

  办案人员介绍,2017年2月至2019年9月,新晨医药销售的吸入用七氟烷、盐酸右美托咪定注射液等5款药品在丽水市中心医院麻醉科使用。销售代表徐某和叶某按照一定比例计算,送给雷李培回扣款236万元。

  医院“关键少数”成为医药企业的“主攻对象”。广西钦州市第二人民医院原院长周钦,长期接受医疗器械供应商林某的感情投资。从请客吃饭到别墅首付和装修款,林某无所不至。作为回报,林某公司的直线加速器、ECT、彩超等医疗设备产品顺利进入该院。

  “由于药品、器械能否进入及卖多卖少的操作权在医院,一些企业不惜花重金对拥有决定权的有关负责人开展行贿公关。因此查处的受贿人大多为医院领导和具有处方权的科室负责人或骨干医务人员。”办案人员告诉记者。

  以往常见的行贿手法是以“搞好关系”“感谢关照”为名赠送红包、购物卡等。随着监管加强,行贿手段也更加隐蔽,如为医生请保姆,帮助子女升学,或把贿赂款列为咨询费、推广费等。

  高回扣腐蚀医疗队伍,阻碍行业发展

  在雷李培案件中,这样一个细节备受关注:新晨医药销售代表送给雷李培回扣款的5种药品中,5ml的常用注射液左布比卡因,中标价20元,2014世界杯网,回扣费5元,达到中标价的25%。

  回扣比例如此之高,那么医院开给患者的价格是多少呢?经了解,根据“药品零差价”政策,患者拿到手的仍然是每支20元。“药品零差价”是指医疗机构或药店在销售药品的过程中,以购入价卖给患者,这些医疗机构或药店一般会受到政府的补贴。

  拿到回扣款后,雷李培将部分上交麻醉科,剩余的归个人所有。办案人员表示:“交给科室的回扣,由科室集中管理,除了按每个医生的开药量分配给医生外,还会留下一部分作为科室公共活动经费。”在这种回扣方式的影响下,医生给病人开的药越多,能拿到的回扣就越多。

  丽水市中心医院相关负责人说:“医务人员收受回扣和财物一旦成为潜规则与行业风气,就会丧失医德,甚至违纪违法,最终抬高医疗费用,加重患者和医保基金的负担,加剧医患矛盾。”

  在北京某医药企业咨询管理公司主管王立凡看来,医药领域贿赂问题频发,除了医务人员自身廉洁底线失守外,跟行贿行为即使被查处、受到的惩罚也相对偏轻不无关系。

  通过裁判文书网检索发现,从2013年到2019年12月,医药领域贿赂案件超3000起。但处罚主要集中在医务人员受贿行为上,很少将药企牵涉进来。案件查处过程中,行贿人、受贿人常以“惯例”“潜规则”等借口为自己的行为进行辩解。新晨医药行贿问题曝光后,其母公司恒瑞医药很快发声称,“该事件是子公司员工个人行为”。

  “治病要去根,必须坚持受贿行贿一起查。”王立凡说。

上一篇:如何治理医药领域贿赂顽疾 下一篇:呼和浩特经济技术开发区一处级干部疯狂受贿敛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